您现在的位置: 通信界 >> 机器人 >> 新闻正文  
 
疫情高峰已成过去 全球“缺芯”为何还未痊愈?
[ 通信界 / 水易 / www.cntxj.net / 2021/11/23 16:22:27 ]
 
划重点:

  1、疫情促进了居家办公、居家娱乐、电子商务的发展,导致科技产品需求猛增,但新建芯片厂耗时长,赶不上需求的增速;

  2、康奈尔大学教授表示:“如果大家都想生产芯片,那就会抢购同样的设备”;因为要处理有毒化学物质,只有受过培训的专业人士才能“造芯”,这导致劳动力也处于短缺状态;

  3、在各方面都紧缺的情况下,现有资源都向需求更高的尖端芯片倾斜,而老式芯片则被放在一个相对次要的位置。

从新冠疫情暴发到现在,芯片短缺始终困扰着电子产品供应链。疫情引发行业动荡已近两年,作为多种科技产品的心脏,芯片依然严重短缺;游戏机、网络设备、医疗器械、汽车等行业的制造商们仍饱受缺芯的摧残。

人们最初认为这个问题会自行解决——要么是厂商加大力度满足需求,要么是需求自然降温,但现在“缺芯”问题依然十分严重。

芯片问题非但没有得到缓解,反而越发难以控制。封城、全民居家隔离都已经成为过去时,芯片短缺却还是摆在眼前的大问题。

由于造不出足够多的汽车,一些汽车厂商销量骤减、被迫停产。11月17日,大众汽车就因供应链问题暂停在德国生产电动汽车。美联社9月报道,受缺芯影响,通用、福特多家北美装配厂一度停产;特斯拉CEO埃隆•马斯克曾在员工内部邮件中提醒,特斯拉交付数量取决于全球芯片短缺状况,而短缺仍然很严重。

今年10月,苹果将财务业绩不佳的原因归咎于芯片短缺,还有报道称iPhone 13因芯片短缺而将减产1000万部;英特尔也警告称,供不应求的局面可能持续到2023年。

游戏硬件行业同样也不好过,任天堂本月也宣布,受芯片紧缺等因素影响,不得不下调销售预期。任天堂预计当前财年的总销量为2400万台,这与此前设定的2550万台的销售目标相比低了约6%。

简而言之,半导体供应链已经以根深蒂固、难以解决的新方式延伸开来。需求的增长速度超过了芯片企业的能力范围,尤其是使用广泛的基础元件,更是会因为巨大的需求波动带来几大的投资风险。

半导体行业分析公司IC Insights市场研究副总裁布莱恩•马塔斯(Brian Matas)表示:“全球经济因为疫情陷入停滞如此之久,供应链居然还没恢复。”

芯片行业明明就处在技术进步的最前沿,可为什么还总是短缺,连买一台PS5都会秒没呢?

芯片短缺之所以持续不断,主要就是因为供不应求——芯片需求依然在激增,但要建设新的工厂并非一直一夕之事。此外,历史上的那些暴涨暴跌的周期变化也令一些投资者望而却步。

需求涨得快 建新厂没那么快  

2020年,当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逐步显现时,芯片行业已经开始预计需求的增长。根据半导体行业协会的数据,全球芯片销售额在2019年下滑12%。但在2019年12月,该组织预计全球芯片行业将在2020和2021年分别增长5.9%和6.3%。

最新数据显示,2020年8月至2021年8月间的全球芯片销售额增长了29.7%。需求受益于云计算和5G等技术的推动,而汽车和家电等各类产品也都在加大芯片的使用量。

哈佛商学院教授、前英特尔董事大卫•约菲(David Yoffie)表示,居家办公、居家娱乐和电子商务使得许多高科技产品的需求暴涨,这出乎许多人的意料。

芯片厂商大约到一年前才意识到这种需求的持续力度,但转向并非一朝一夕之事。新建芯片工厂需要耗费数十亿美元,还要花费好几年时间。约菲指出:“大约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建起一座新工厂。而且工厂规模越来越大,成本越来越高,也越来越复杂。”

索尼和台积电近日宣布,将投资70亿美元在日本建设一座能够生产旧元件的芯片工厂,但要到2024年底才能投产。英特尔也在投资建设几座技术先进的新工厂,但也得2024年才会上线。

约菲指出,只有荷兰ASML公司(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设备制造商之一)能够供应生产尖端芯片所需的极紫外光刻机,售价高达1.2亿美元。但ASML无法加快供应速度,满足暴增的需求。

设备和材料短缺

生产半导体所需的许多物品也很短缺。制作印刷电路板的基片,也就是固定芯片的表面,一直以来都很难采购。

这些电流板是芯片之间相互通讯的关键。康奈尔大学纳米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运营总监罗恩•奥尔森(Ron Olson)还指出,与制造过程相关的某些复杂物品,例如个人防护用品和天然气管,现在也出现延迟交货。

建设新工厂和扩大现有工厂的产能,也对半导体生产设备供应链构成压力。“我们往往会关注芯片工厂,但芯片工厂需要一整套东西才能成为芯片工厂,这些东西现在也出问题了。”康奈尔大学材料工程教授克里斯•奥博(Chris Ober)说,“如果大家都想生产芯片,那就会抢购同样的设备。”

高度专业化的半导体设备生产商数量有限,交货周期很长。此外,在工厂安装和测试这些设备的可靠性同样要耗费很多时间。

“买设备要花半年到一年,然后还要进行各种工艺开发和设备鉴定。”奥尔森说,“这都要花时间。”

劳动力短缺

要满足日益增长的芯片需求,除了得建更多芯片厂之外,还得招更多的人。半导体贸易组织IPC 9月末发布报告称,将近4/5的制造商难以招到合适的工人,欧洲和北美的问题尤其严峻。

要处理芯片生产过程中使用的有毒化学物质,员工得接受专门的培训,这就给增加用工量带来了又一个瓶颈。企业现在都在靠更高的薪资、更灵活的工作时间还有培训和教育机会来吸引新员工。

美国《俄勒冈人报》报道称,英特尔甚至在在电视和广播上投放了“求助”(help wanted)广告,专门招募勤工俭学的大学生。

资源向尖端芯片倾斜 老式芯片“难产”

资源不足的进一步影响在这时就体现出来了——并非所有芯片都“生而平等”。

电源控制芯片、微控芯片和传感器等简单半导体元件成为主要的短缺来源。这些设备的复杂度远不及智能手机和游戏机使用的CPU和GPU,使用的制造工艺也不算复杂。但它们的应用范围极其广泛,从微波炉到医疗设备,再到玩具,几乎所有产品都会用到这种电子元件。

电子元件平台Sourceability副总裁约什•普希(Josh Pucci)表示,许多产品中使用的电源控制芯片曾经只要1美元,但如今却暴涨到150美元。IC Insights表示,这类元件的交付周期已经从4-8周延长到24-52周。老式芯片生产设备如今难以找到,而这些产品的短缺推升此类设备需求。

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预计,2021年第二季度的全球芯片工厂产能利用率达到95.6%,而2019年第二季度仅为76.5%。Gartner分析师高拉夫•古普塔(Gaurav Gupta)表示,这表明工厂已经满负荷运行,因为有些生产线需要停机维护。

芯片代工企业GlobalFoundries的CEO汤姆•考菲尔德(Tom Caulfield)今年10月表示,他的公司产能已经预订到2023年。Analog Devices的部分产品面临极高的需求,该公司CFO今年8月对投资者表示,订单已经排到本月开始的下一财年。

芯片厂商面临的部分挑战在于,有些客户可能出现“加倍预订”的情况,即为了防止供应不足故意超量采购,从而导致未来的需求趋势难以预测。“加倍预订导致的现货短缺令情况更加糟糕。”哈佛商学院教授威利•施(Willy Shih)说。

今年6月,马斯克也曾在推特中戏称“由于担心不够用,每家公司都超量订购,这种情况就像厕纸短缺一样,只是规模巨大。”

分析师认为,能够生产这些芯片的企业可能不愿投资建新厂,因为这类芯片利润微薄,半导体行业的周期属性又很强,经常出现需求暴涨暴跌的情况。他们担心未来的芯片供过于求会压低产品价格。

“回顾一下半导体行业的历史,会发现利润和价格暴涨之后,都会出现一个严重的下滑周期。”哈佛商学院的约菲说,“我们根本不知道当前的需求增长能否延续。”

虽然有许多新的芯片产能,但多数都会用来满足尖端产品。Gartner今年1月发布的报告预计,芯片制造商今年将投资1460亿新建产能,较2019年增长50%,但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用于较常见的老式芯片。

从理论上讲,增加尖端芯片产能可以让更多工厂有空闲来生产老式芯片,但在供不应求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Sourceability的普希表示,虽然企业最近开始针对老式芯片投资建设产能,但必须让客户承诺两年的订单,才考虑动工。

从中国台湾缺水和美国得州极端天气对生产的影响来看,这些元件及其供应链面临的压力显而易见。“几周的库存,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空间来消化这些影响。”普希说。

“疫情似乎已经过去了‘肆虐’的阶段。”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教授盖德•艾伦(Gad Allon)说,“但受到疫情影响的芯片行业,仍在水深火热之中。”

芯片要缺到什么时候?

ASML首席执行官彼得•温尼克(Peter Wennink)最近解释道:“去年因为疫情,客户们都很谨慎。但回过头来看,他们似乎谨慎过度,把需求压得太小。现在需求猛增,我们肯定要花费一段时间才能实现产能爬坡。”在他看来,需要等到2022年才能满足如今的产出需求。

英特尔CEO帕特•基辛格(Pat Gelsinger)表示,新冠疫情期间的在线活动激增引发了“半导体的爆发式增长周期”。他补充道:“虽然行业已经采取一些措施解决近期的紧张局面,但整个生态系统还需要两年时间才能解决芯片、基片和元件短缺问题。”

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对其满足需求的能力持乐观态度。去年他曾表示:“我们目前认为……我们可以在(2020年)6月底之前满足客户的最低要求。”但如他所说,这并不意味着短缺会很快消失。“会有延迟。尤其是汽车芯片,这个行业的供应链又长又复杂。供应时间需要七八个月。”他补充道。

半导体需求显然会继续增长,温尼克说:“我们坚信目前的产能无法支撑增长。因此,我们需要通过缩短生产周期、增加人手、机器和建筑面积来加快生产速度,从而扩大产能。”

“根本趋势在于数字化转型,” 温尼克总结道,“这还需要许多年才能实现。”

 

作者:水易 合作媒体:通信界 编辑:顾北

 

 

 
 热点新闻
普通新闻 疫情高峰已成过去 全球“缺芯”为何还未痊愈?
普通新闻 华为彭红华:5G DMN创新解决方案 重定义地下通信网络
普通新闻 爱立信有史以来最大交易,斥资62亿美元收购云通信公司Vonage
普通新闻 华为正与巴西多家电信运营商进行5G合作谈判
普通新闻 优化时延,目标负碳:中国电信谷红勋详述内蒙古信息园运营经验
普通新闻 运营商10月成绩单:单月新增5G用户数创新高 渗透率达到42%
普通新闻 “通信+高速”跨界合作 湖北电信惠民服务上高速
普通新闻 安徽移动全力保障2021世界制造业大会通信畅通
普通新闻 小米组织架构调整:涉及手机、销售运营、市场体系等
普通新闻 手握超过千亿美元现金 三星会进行大规模收购吗?
普通新闻 华为"天才少年"入职不到一年,算法就用于千万台手机
普通新闻 华为王军详解HI模式:车企真正的“灵魂”还是造车与卖车
普通新闻 Windows 11为何不支持苹果芯片?受高通独家协议限制
普通新闻 传三星已经选择美国泰勒市投资170亿美元建芯片厂
普通新闻 华为新品发布会前瞻:折叠屏新机、智能手表、新款TWS耳机或亮相
普通新闻 龙源电力吸收合并交易获准,千亿新能源巨轮扬帆起航!
普通新闻 重磅!小米汽车自造锂电池!
普通新闻 对话EXFO高层丨后400G时代,测试厂商该如何未雨绸缪?
普通新闻 A股多家苹果产业链公司第三季度业绩下滑 好日子在后头?
普通新闻 中兴终端今年出货量预计超1亿部 半数采用自研芯片
  版权与免责声明: ① 凡本网注明“合作媒体:通信界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通信界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通信界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② 凡本网注明“合作媒体:XXX(非通信界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 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一月内进行。
通信视界
华为胡厚崑:5G+工业互联网 数据驱动是关键
华为郭平:每个人磨好自己的豆腐,就会有一个
普通对话 华为胡厚崑:5G+工业互联网 数据驱动是关键
普通对话 华为郭平:每个人磨好自己的豆腐,就会有一个
普通对话 中国移动杨杰:加快推进新型平台用工模式规范
普通对话 中国移动简勤:5G引领数字化转型 终端承载应用
普通对话 专访GSMA刘鸿:5G专网谁来建?运营商是最佳选
普通对话 华为甘斌:预计2021年5G用户将超5亿
普通对话 郄勇志:小米被美拉黑事件启示:实现科技自立
普通对话 闻库:要有打造“数字中国 光网底座”的使命感
普通对话 中兴通讯CTO王喜瑜:5G为新媒体注入底层“心”
普通对话 任正非谈剥离荣耀:无意拖人下水 未来是竞争对
普通对话 华为丁耘:共同打造最成功的5G
普通对话 联想杨元庆:以“端-边-云-网-智”技术架构 全
普通对话 任正非:无论是求生存,还是谋发展,人才最关
普通对话 中兴通讯李晖:持续坚持自主创新 不断突破关键
普通对话 李广聚:中国联通以"三大联合创新行动、六大赋
通信前瞻
信通院总工敖立:5G工业模组是产业链特别短板
中兴通讯首席发展官崔丽:澎湃“数”动能,助
普通对话 信通院总工敖立:5G工业模组是产业链特别短板
普通对话 中兴通讯首席发展官崔丽:澎湃“数”动能,助
普通对话 中国移动赵大春:力推北斗与5G产业深度融合
普通对话 信通院徐菲:争取2021年实现端到端网络切片自
普通对话 杨泽民:光网络发展挑战与机遇并存
普通对话 张杰:“双千兆”发展面临四大核心挑战
普通对话 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:共创信息服务新生态 共拓
普通对话 王志勤:“5G+工业互联网”产业发展初期仍面临
普通对话 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:5G+云网,助力VR产业发
普通对话 信通院刘多:中国数字经济增速领跑全球 同比增
普通对话 邬贺铨:5G将激发更大的市场 为信息化、工业化
普通对话 段永平:“性价比”就是性能不好的借口
普通对话 沃达丰CEO谈Open RAN部署计划:明年起先农村后
普通对话 华为杨涛:中国市场有广度有深度,世界将共享
普通对话 余承东:华为P40已经没有谷歌的东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