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通信界 >> 专网动态 >> 新闻正文  
 
李想:我卖车不卖人设
[ 通信界 / 刘晓林 / www.cntxj.net / 2022/1/30 21:08:27 ]
 

通信界 新造车三强中,李想最有资格做为2021年的“麦克风”代表。因为在个人意见的输出上,他毫无疑问最具“影响力”。在多次“一鸣惊人”后,外界送了他一个“李怼怼”的人设。

汽车领域是否需要这样一位“杠精”不知道,但李想的行事方式确实给热闹的造车界贡献了一缕“不一样的烟火”。脾气火爆、口不遮掩、超级自信,这是李想在社交媒体上和公开报道中呈现出的形象。

2021年,40岁的李想在微博上发起了多轮“厮杀”,和用户,和同行,甚至和未谋过面的女记者。

支持李想的人称其话糙理不糙,希望大家在了解他与众不同的人生履历后,原谅他直爽性格下不太文明的表达方式,原谅他内心始终住着一个愤怒少年。

但这些理由显然太过“鸡汤”。毕竟李想以一己之力抹去了CEO这个职业的语言文明底线。在震惊中,理糙不糙,早已被忽略。

“一直做老板,从未给别人打过工”——李想在奇葩说上总结的履历,被认为是造成他极度自信的缘由,这表现为对诸多事情的判断坚持基于自己的规则和价值观。

但如果将关注度从他的暴力表达收回来,回到内容本身,可以看到,李想的超级自信体现为对两类质疑的零容忍。一是对增程式技术的否定;二是对理想产品品质的质疑。从怼客户的初衷来看,李想似乎比谁都爱惜理想品牌的“羽毛”,不容分毫“诋毁”。

在诸多主流车企仍谨慎评估哪条电动车技术路线更符合大趋势的2020年,李想曾火力全开,在发布会和社交媒体上炮轰对增程式电动车技术的质疑,把普罗大众都当成了私下聊天和泄愤的对象。

这种忿忿不平仅在一年之后,就被李想化为复仇的快感。2021年年底,李想晒出了一份理想和大众同尺寸车型三个时间点的销量对比图,写着”24个月挑战中大型SUV销量冠军“。

其中,2020年9月和2021年11月被设置成后两个时间点。前一个时间点上,大众旗下的途锐和途昂两款车型上险量合计13173辆,是当时理想汽车的13倍。但到了2021年11月,理想ONE一款车卖出13438辆,超过大众旗下途锐、途昂、ID系列4款中大型SUV的合计上险量12445辆。

李想对图表配字,“感谢鞭策,继续努力。”“鞭策”的来源也被标注在了2020年9月的柱状图下:“大众中国CEO冯思瀚:增程是最糟糕的解决方案。”对于李想如此指名道姓的做法,业界表示格局太小,并点评称“李想报仇,一年都晚”。

而2021年的“车座水银事件”则触及了理想的品质和品牌声誉,着急的李想在其中的表现显然不够谨慎,业界看到的是一场打脸“用户思维”的操作。

横向对比一下理想的同行,马斯克的发明家人设没有辜负特斯拉的品牌内涵,蔚来的李斌忙着和客户谈未来,但李想并不热衷于和客户聊理想。蔚来NIO DAY 上,有媒体问李斌,感觉他走访客户开始变少,李斌说这一年忙着研发,确实少了,但还是会抽出时间去和客户交流沟通。这种问题应该不会问到李想头上,毕竟李想和客户最著名的一次沟通并不愉快。

但事实证明,在创始人的人设和产品吸引力上,决定客户最终选择的是后者。这也是虽然每次怼的一地鸡毛,但理想都毫发无伤的原因。因为往往过不了多久,随着一份新的月度销量单出炉,人们的关注很快就转移了。

“车卖的好”是李想的资本,也是他自由怼的底牌。在北京的各大商超店,与特斯拉、蔚来和华为店面的科技感或高品位相比,点缀着彩色气球、拉着优惠条幅,分外接地气的理想店面,总是人气最旺。尽管专业人士从产品身上看出了他是一个核心功能论者、结果导向论者,而绝非细节和匠心论者的拥趸。

卖的是产品,不是个人人设——这一点,李想通过自己的操作给外界补了一堂课。创始人人设数轮崩塌,产品销量却不断创新高,李想课堂的小黑板上不断敲的重点是“产品!目标用户!”从这一角度看,在商言商的李想人设依然立住了。

目前看来,理想已如愿成了增程式赛道上的领头羊,从2022年的新车名单来看,后来者正不断增多。

但戏剧性的是,由年终销量挣来的好感刚过,李想又轻易地把网友关注拉回自己的“怼人”主业上。2022年伊始,李想就奉上了新年第一喷——炮轰团车CEO“大概率是个骗子”。让人欣慰的是,如果说2021年年底酸溜溜怼大众中国的那一次,是无伤大雅的“斗气”。那么此一喷,则让李想的人设朝正面前进了一大步。

与此前相比,这是李想最正经、最具专业度,也获得支持率最高的一次探讨型嘴仗。“格局可大可小,性情中人”,成了业界对他的新评价。只是“团车”反而借此将造车大业广而告之,又让不少人开始琢磨,这是不是“局中局”?

其实,就像有业界人士看不懂为何理想的车会热销一样,也有人不理解为何李想变成了“李怼怼”。在他们印象中,没有“理想”之前,李想不这样,他们怀念那位低调务实、只讲技术案例的80后创业者。现在的表现,让他们觉得李想被侵入汽车业的互联网营销的乌烟瘴气给带偏了,每一步都透着营销设计的味道,也怀疑别人的每一步都居心不纯粹。

但事实是,人设和营销已经成为当下汽车业链接密切的两大新主题词。新造车企业的模式之一,就是对创始人的人设包装。这一风格是特斯拉带来的,在国内则由第一代新造车品牌“蔚小理”发扬光大,是互联网科技公司的营销逻辑在汽车业的延展。

以“蔚小理”的三大创始人——李斌、何小鹏和李想为例,从最初的卖惨人设,到“三傻”人设,再到笑傲华尔街股市。每个阶段的不同姿态和人设都根据自己的“兜底”实力而改变。

不仅李想。2021年,李斌、何小鹏对个人人设的在意程度似乎都没有那么高了。何小鹏公开回应,“小鹏”这个品牌名字不想改;李斌说出“想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买燃油车”。在“畅所欲言”的背后,销量底气是最显性的支撑。

事实上,打造创始人的个人品牌标签,来带动汽车品牌的共情力,这并非新造车企业独有。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在推出以自己姓氏命名的“WEY”品牌时,一系列手法所奉上的就是经典的个人品牌打造样本。

但魏牌在激烈竞争中的表现仍让魏建军失意,魏建军无奈的表示,这是产品力输给了营销力。而在中国汽车业30多年的摸爬滚打经验,让魏建军清晰的看到:互联网科技公司对汽车业的“入侵”不仅仅在技术层面,更在理念和价值观层面。这是两个时代的消费观交锋,“传统”派已败下阵来。

但时代的差异并不会划的如此清晰,有些基本的价值观,也永远不会随舞台主角的改变而改变。

正如李想在喷完团车网后,还发了一篇长文《节奏把控对于创业的重要性》,虽然全文都在总结自己的创业经验。但其中充满了清醒认知自我优势、理解他人和坚持自己一样重要、务实不务虚高效解决问题,以及不断成长等等让人舒适的价值观。

李想说,经历过“重症监护抢救”存活下来后,2021年,造车“三傻”完成了各自企业从0-1的成长。2022年,他们将向1-10的阶段进发。这一阶段,同样会功败垂成;这一阶段,新势力和传统派会不会更加的“代沟”会不会缩小?

在长文中,李想说,“为了赢,我可以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工作,不喜欢的人不会成为我们的核心,但是我们仍然会和他一起工作”——你看,他并不是那些“护犊子”的说客们所说的那么“玻璃心”和不成熟!

 

作者:刘晓林 合作媒体:经济观察报 编辑:顾北

 

 

 
 热点新闻
普通新闻 2021年通信业统计公报解读:行业发展向好 新型信息基础设施加快构建
普通新闻 2021年电信网络诈骗“资金链”治理取得显著成效
普通新闻 2021年全国网信系统共依法约谈网站平台5654家
普通新闻 小红书处理“虚假种草”笔记17.26万篇、封禁57个品牌
普通新闻 广西完成2021年度建设2万个5G基站目标
普通新闻 扭亏为盈!吉林联通交出2021年高分“成绩单”
普通新闻 李想:我卖车不卖人设
普通新闻 天翼云与天翼安全达成战略合作
普通新闻 经济日报评论:数字经济立下规矩谋未来
普通新闻 北京站“智能机器人”定时雾化消毒
普通新闻 “秋后算账”特斯拉,大V之后轮到谁?
普通新闻 2021年我国互联网业务收入达15500亿元 同比增长21.2%
普通新闻 讯飞超脑2030计划开启 持续引领人工智能未来发展
普通新闻 年度预亏王?苏宁易购去年预亏超423亿,投资损失等占比过半
普通新闻 欧盟《芯片法案》将出台:投资数十亿欧元资助尖端芯片厂
普通新闻 “手机0元租”就是变相高利贷
普通新闻 理性看待碳酸锂价格上涨
普通新闻 百年京张实现5G全覆盖
普通新闻 2021年我国生产手机17.6亿台 同比增长7%
普通新闻 曝河南某运营商聚焦家庭宽带再出新招 重塑千兆时代数字生活
  版权与免责声明: ① 凡本网注明“合作媒体:通信界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通信界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通信界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② 凡本网注明“合作媒体:XXX(非通信界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 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一月内进行。
通信视界
华为胡厚崑:5G+工业互联网 数据驱动是关键
华为郭平:每个人磨好自己的豆腐,就会有一个
普通对话 华为胡厚崑:5G+工业互联网 数据驱动是关键
普通对话 华为郭平:每个人磨好自己的豆腐,就会有一个
普通对话 中国移动杨杰:加快推进新型平台用工模式规范
普通对话 中国移动简勤:5G引领数字化转型 终端承载应用
普通对话 专访GSMA刘鸿:5G专网谁来建?运营商是最佳选
普通对话 华为甘斌:预计2021年5G用户将超5亿
普通对话 郄勇志:小米被美拉黑事件启示:实现科技自立
普通对话 闻库:要有打造“数字中国 光网底座”的使命感
普通对话 中兴通讯CTO王喜瑜:5G为新媒体注入底层“心”
普通对话 任正非谈剥离荣耀:无意拖人下水 未来是竞争对
普通对话 华为丁耘:共同打造最成功的5G
普通对话 联想杨元庆:以“端-边-云-网-智”技术架构 全
普通对话 任正非:无论是求生存,还是谋发展,人才最关
普通对话 中兴通讯李晖:持续坚持自主创新 不断突破关键
普通对话 李广聚:中国联通以"三大联合创新行动、六大赋
通信前瞻
信通院总工敖立:5G工业模组是产业链特别短板
中兴通讯首席发展官崔丽:澎湃“数”动能,助
普通对话 信通院总工敖立:5G工业模组是产业链特别短板
普通对话 中兴通讯首席发展官崔丽:澎湃“数”动能,助
普通对话 中国移动赵大春:力推北斗与5G产业深度融合
普通对话 信通院徐菲:争取2021年实现端到端网络切片自
普通对话 杨泽民:光网络发展挑战与机遇并存
普通对话 张杰:“双千兆”发展面临四大核心挑战
普通对话 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:共创信息服务新生态 共拓
普通对话 王志勤:“5G+工业互联网”产业发展初期仍面临
普通对话 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:5G+云网,助力VR产业发
普通对话 信通院刘多:中国数字经济增速领跑全球 同比增
普通对话 邬贺铨:5G将激发更大的市场 为信息化、工业化
普通对话 段永平:“性价比”就是性能不好的借口
普通对话 沃达丰CEO谈Open RAN部署计划:明年起先农村后
普通对话 华为杨涛:中国市场有广度有深度,世界将共享
普通对话 余承东:华为P40已经没有谷歌的东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