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通信界 >> 人工智能 >> 新闻正文  
 
元宇宙的标签能否撑住“虚拟服饰”狂欢?
[ 通信界 / 静姝 / www.cntxj.net / 2022/7/13 14:13:45 ]
 

元宇宙的热潮正蔓延至“消费品”领域。虚拟服装、虚拟鞋以及各种虚拟家居用品应运而生,价格不菲。虚拟服饰受到消费者热捧、吸引众多企业入局。但目前市场上假虚拟、真炒作等乱象重重,行业仍面临较多不确定性风险。

去年以来,作为前沿领域的新生事物,元宇宙对信息产业及各传统行业展现出强大的吸引力,大有“万物皆可元宇宙”之势。

而今,元宇宙的热潮正蔓延至“消费品”领域。虚拟服装、虚拟鞋以及各种虚拟家居用品应运而生,价格不菲,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衣服、鞋子屡见不鲜。一沾元宇宙即身价暴涨,元宇宙中的“消费狂欢”究竟是行业发展趋势还是概念炒作,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调查。

虚拟的服饰怎么穿?

爱心琉璃浮雕新中式礼服、悬浮在半空的玫瑰花瓣、水滴凝结成晶的泡泡裙、炫酷的蝴蝶翅膀……在元宇宙中,虚拟服饰突破了现实的种种限制,从样式到材质五花八门。

“这些虚拟服饰很快就会售罄。”00后大学生李熙媛说,许多虚拟服饰限量发行,购买基本靠抢。近日,李熙媛看上一件赛博朋克风的连衣短裙,但没抢到,最后买了一条美人鱼的连衣裙,花了300多元。

买下后,李熙媛可获得相应的区块链上唯一序列号。但衣服并不能真实地穿在买家身上,而是需要消费者提供自己的照片,由设计师将其与虚拟服装进行合成,最后把穿上这套时装的买家照片发给消费者。

李熙媛在虚拟服饰上已消费5000多元。“以前过生日,花大量时间化妆、选衣服,最后拍了很多照片也选不出一张合心意的,现在随便一张照片都能变成时尚大片。因为是限量发售,也不会有撞衫的尴尬。”李熙媛说。

服装设计师刘泽芳介绍,虚拟服饰的目标群体主要是Z世代的“数字原住民”。尤其是在疫情期间,随着上网时间增长,这一群体更加注重自己在虚拟世界的形象。

在一些社交平台上,虚拟服饰成为艺术品般的存在,环保、科技感、唯一性、包容性、社交属性标签让其备受追捧,元宇宙概念的加持将其推上了风口。

市场何以爆款不断?

从产品的物理形态来看,虚拟服饰只是一张图片,这引发了不少质疑和调侃。有网友认为,所谓虚拟服饰就是“QQ秀2.0”。还有不少人认为虚拟服饰和P图没什么区别,就像是在线购买修图服务的感觉。

服装设计师陈新表示,设计一套虚拟服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,从构思到成品一般需要半个月。收到买家照片后,还需要根据人物的动作在电脑中进行模拟对位、环境渲染和后期细节处理,才能达到逼真的穿戴效果。

尽管存在不少质疑,但市场上虚拟服饰爆款不断。一款名为StepN虚拟鞋,曾在几个月内卖出上百万双,价格在几千元至几万元之间。虚拟服饰的市场潜力,吸引了不少传统企业加快进军“虚拟市场”的步伐,阿迪达斯、耐克、特步等纷纷涉足虚拟服饰,研发产品,打造平台。

“花真金白银去买摸不到的衣服,听起来有些荒唐。但虚拟服饰和曾经令80后和90后们痴狂的QQ秀,以及现在让游戏玩家们氪金的皮肤,本质上没有太大不同,只不过是穿在了虚拟空间的自己身上。”陈新认为,虚拟服饰对于消费者一直具有吸引力。

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沈阳表示:“就好比在短视频平台看见美女或者帅哥,你对其感兴趣所以会关注,但一般不会去看其素颜照。就这个现象来说,我们对于真实世界的追寻能力已经降低了,反而是一些并不真实的存在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。”

假虚拟,真炒作

尽管产业界对其前景潜力表示乐观,但目前虚拟服饰市场乱象重重。

“由于最后交付的内容通常只是一张合成图片,因此存在以P图的方式假冒虚拟服饰的情况。不了解制作原理的消费者,往往难以辨别这种骗局。”刘泽芳表示。

有的服饰虚拟是假,炒作是真。看好未来增值变现的可能,市场上盯着虚拟服饰的“炒家”可不少。北京的林毅康在小红书“R-SPACE虚拟时尚买手店”上入手了一些虚拟服饰。“能抢到多少算多少,我相信很快会出现二级市场。”

记者了解到,目前,国内并没有支持虚拟服饰的二级市场交易。但一些头部数字藏品平台设有二级市场交易机制,这让一些人对虚拟服饰“钱景”保持乐观。

“有的虚拟服饰价格被炒到数万元,交易规则、凭证缺失。而且,虚拟服饰可以没有任何限制地创作,很容易衍生一些纠纷。”刘泽芳表示,虚拟服饰行业门槛低、成本低,尚未形成成熟完善的市场,很多参与者还在探索,其中不乏投机炒作。

有专家表示,炒作虚拟服饰使得其失去了原有的意义,受到伤害的还是行业和消费者。由于虚拟服饰尚处发展的初级阶段,仍面临较多不确定性风险。行业的健康持续发展,需要注意坚守合规底线和行为红线,严格遵守信息技术、数据治理、金融监管等领域的相关法律法规。

 

作者:静姝 合作媒体:工人日报 编辑:顾北

 

 

 
 热点新闻
普通新闻 元宇宙的标签能否撑住“虚拟服饰”狂欢?
普通新闻 手机快充效率不断提高 我国或率先统一快充技术标准
普通新闻 从不卖到“强卖”,“破坏王”马斯克对推特的步步紧逼
普通新闻 透视微软商业蓝图:三大板块谁能成为未来“火车头”?
普通新闻 打造IPv6+ Ready第一省:深度解读河北联通创新之路
普通新闻 数万名大学生投票选择 海尔入选“最具吸引力雇主”
普通新闻 2022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团组邀请正式开始
普通新闻 智能制造示范者:海尔获评世界智能大会十佳案例
普通新闻 罗永浩“退”,俞敏洪“进”,两位大佬的再创业
普通新闻 联想布局教育数字化转型:建数字校园方案,新IT如何解决教育痛点?
普通新闻 中国数据产业发展:弯道超车与待解难题
普通新闻 联通云5G边缘云让云服务“随心所欲”
普通新闻 米家APP再度崩溃:智能家居千亿市场背后仍有痛点
普通新闻 康宁光通信:让科技传递温度,为银发经济赋能
普通新闻 中国电信“来电名片”517正式入驻钉钉 首月优惠体验开启助企新姿势
普通新闻 康宁光通信:疫情下的生活更要提前做准备
普通新闻 天翼云等 18 家单位发起成立“算力服务方阵”
普通新闻 中国领跑磁悬浮中央空调市场,海尔做对了什么
普通新闻 肿瘤放疗领域 中国实现重大技术突破
普通新闻 5G运营商需要自建光纤网络吗?
  版权与免责声明: ① 凡本网注明“合作媒体:通信界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通信界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通信界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② 凡本网注明“合作媒体:XXX(非通信界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 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一月内进行。
通信视界
华为胡厚崑:5G+工业互联网 数据驱动是关键
华为郭平:每个人磨好自己的豆腐,就会有一个
普通对话 中国联通买彦州:广电5G商用对行业竞争格局不
普通对话 中国联通陈忠岳:从“提速降费”向“提速提质
普通对话 华为胡厚崑:5G+工业互联网 数据驱动是关键
普通对话 华为郭平:每个人磨好自己的豆腐,就会有一个
普通对话 中国移动杨杰:加快推进新型平台用工模式规范
普通对话 中国移动简勤:5G引领数字化转型 终端承载应用
普通对话 专访GSMA刘鸿:5G专网谁来建?运营商是最佳选
普通对话 华为甘斌:预计2021年5G用户将超5亿
普通对话 郄勇志:小米被美拉黑事件启示:实现科技自立
普通对话 闻库:要有打造“数字中国 光网底座”的使命感
普通对话 中兴通讯CTO王喜瑜:5G为新媒体注入底层“心”
普通对话 任正非谈剥离荣耀:无意拖人下水 未来是竞争对
普通对话 华为丁耘:共同打造最成功的5G
普通对话 联想杨元庆:以“端-边-云-网-智”技术架构 全
普通对话 任正非:无论是求生存,还是谋发展,人才最关
通信前瞻
信通院总工敖立:5G工业模组是产业链特别短板
中兴通讯首席发展官崔丽:澎湃“数”动能,助
普通对话 中国联通买彦州:加强创新力度,协同推进6G技
普通对话 信通院总工敖立:5G工业模组是产业链特别短板
普通对话 中兴通讯首席发展官崔丽:澎湃“数”动能,助
普通对话 中国移动赵大春:力推北斗与5G产业深度融合
普通对话 信通院徐菲:争取2021年实现端到端网络切片自
普通对话 杨泽民:光网络发展挑战与机遇并存
普通对话 张杰:“双千兆”发展面临四大核心挑战
普通对话 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:共创信息服务新生态 共拓
普通对话 王志勤:“5G+工业互联网”产业发展初期仍面临
普通对话 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:5G+云网,助力VR产业发
普通对话 信通院刘多:中国数字经济增速领跑全球 同比增
普通对话 邬贺铨:5G将激发更大的市场 为信息化、工业化
普通对话 段永平:“性价比”就是性能不好的借口
普通对话 沃达丰CEO谈Open RAN部署计划:明年起先农村后
普通对话 华为杨涛:中国市场有广度有深度,世界将共享